商業周刊「醫師詐領健保」的報導,寫錯了

我不認識胡釗維,但對這名字印象深刻,我想我一定看過許多胡記者寫的精彩報導。不過,「商業周刊」1165期第44頁,胡釗維撰寫的「健保黑洞不補,調漲後照樣虧損」錯誤引用監察院報告。報導內容逼真,但最吸引人的一句話:

「若從高達近三千億的健保黑洞形成原因來看,健保局的管理不善,才是首害。當中,最大一項是『醫療院所詐領健保費』,高達一千六百四十八億元,這指的是,以救人為職志的醫師,竟然是造成全民健保虧損大洞的頭號戰犯」。

這句話明顯錯了。醫院吃健保、醫師吃健保的確是存在的,大部分基層醫師也都痛恨這些浪費資源、害健保點值下滑的害群之馬。但要寫出「一千六百四十八億」這 數字,總要有所依據。胡釗維引用了錯誤的數據,錯誤得有些離譜。這數字出自監察院監察委員程仁宏等人於今年三月三日提出的糾正案 (http://www.cy.gov.tw/message_1.asp?msg_id=2884),數據來自健保局提供給監察委員的「節流措施執行成 效統計表」。而監察委員是怎麼提到這數字呢?這數字出現的場合是:

「自88 年至98 年底止,透過抑制平均每人醫療費用成長率、抑制藥費成長率、藥價調整金額、違規查核追回費用、醫療審查核減等5 大節流措施之執行,倘以藥價調整金額、違規查處追回費用、醫療審查核減(其點值以1 點1 元估計)等3 項足資統計金額之項目,彙計其節流措施撙節約有新台幣(下同)1,687 億元。」

然後在附表一的附註五寫著:「藥價調整金額、違規查核追回費用、醫療審查核減(其點值以1 點1 元估計)等3 項足資統計金額之項目,彙計其節流措施撙節總額約1,677 億元。」這1677億元,減掉健保局抓到證據,追回的二十八億元,就是商業周刊說的「醫院診所詐領健保費」1648億元。

等等,健保局給監委的資料,以及監委的報告,明明說的是「節流措施遵節」,為什麼到了商周,變成「醫院診所詐領健保費」?

而監委說的是「其中查處違規院所追回費用部分,11 年來共計追回28.79 億元,僅占節流措施撙節總額之1.71%,而其年平均追回2.61 億元更僅為一年動輒4 千多億元健保醫療給付費用之零頭,足見其在杜絕健保醫療資源浪費、縮減健保財務缺口方面之貢獻度,比重明顯偏低。」也就是說,監察委員認為健保局查違規不用力、不認真,比起撙節措施、比起健保總額相對的比例太小了,所以提出糾正案。可是到了商業周刊,卻變成

「過去十一年來,健保局應追回的不肖醫療院所詐領健保費用,總計達一千六百七十七億元,至今卻只追回二十八億六千九百萬元」。

喂喂,健保局提出的「撙節措施」,要跟監察委員證明自己有努力節省費用,怎麼變成「不肖醫療院所詐領健保費」呢?

這裡面,真正有憑有據的詐領健保費,就是那二十八億元。另外三百二十一億元,是健保局把藥價砍下來的成果。絕大多數的藥物價格會逐年遞減,這是很自然的過 程,過專利期的舊藥價格下降,我們就可以把剩餘的錢拿來買剛發明、沒有砍價空間的新藥,以及罕見疾病的高貴藥,這怎麼又是「詐領健保費」呢?

而佔比例最大的一千三百三十七億元,叫做「醫療審查核減」。醫療實務工作者都知道,即使是小規模一人診所,只要被抽審,幾乎一定會被健保局審查委員砍掉好 幾萬、甚至幾十萬元。健保局預算不夠,審查委員有壓力,一定要扣錢,好維持健保點值別太難看。審查委員砍得太小力,就會被換掉。某科的審查委員很團結不想 砍同業太多,就會整組被撤換,讓其他科的醫師來下手。病人多的診所必抽審,病人少的診所就算全都符合指標,一年至少會抽審一次。而醫療院所「自宮」自行減 少申報,自願送藥給病人,跟病人進行會談治療不申報,各科自我約束先各自照比例自殺點數再跟健保局申報,加總起來恐怕遠大於一千三百億。砍久了,大家也麻 痺了,習慣了,也知道健保局預算有限,不可能照申報費用全給,審查委員一定要下殺手,這是不得已的。

也就是,明明是「健保吃醫療」,醫療院所與醫師自砍自宮自殺配合健保局政策,卻被污名為「詐領」,怎能不悲憤,怎能不難過。

監察院的網頁標題是「99000049詐領健保費—糾正」,意思是說健保局十幾年來只抓到二十八億詐領,太少了,請多加油,不是說那一千六百多億的數字是 「詐領」。商業周刊引用錯誤但驚悚的數據,如果其他網路媒體不查,紛紛轉載,對醫師的專業形象會造成更大傷害。現在已經有開業醫串連要對商業周刊提出訴 訟,或抵制不訂商業周刊,但我想,媒體的疏失應該用媒體的方式來解決。同樣篇幅的平衡報導、更正,是媒體的處置標準。我是商周的長期讀者,撇開商周的意識 型態不談,一個成功、賺錢的媒體花大錢做出來的專題報導,常令人讚嘆不已。也希望商周對這項錯誤報導的處理,別讓老讀者失望了。

(後記:商業周刊在下一期以總編輯專欄的空間刊出道歉啟事)

本篇發表於 媒體改革。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Comments Closed

回應已關閉。